第四千二百九十三章 计划未成

但是林梦雅却劝说道:“先不必如此着急,留着这个人,没准以后还能有用。只是我觉得对方这么做,肯定不只是挑拨她们母女关系那么简单。”

都说母女连心,就算是一时受到了别人的挑拨,但是母女两个能够说开之后,感情也会恢复融洽。

所以,对方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或许对方是想趁着母女两个感情淡漠的时候做些什么。

这样就算是两个人以后和好了也没办法。

可这能是什么事呢?

就在林梦雅跟吴妈妈都在头脑风暴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一声通报。

“夫人,二房的琛少爷跟表小姐来看您了。”

吴妈妈一听到这话下意识地看向来人。

林梦雅也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对非常登对的男女。

男人斯文俊秀,看起来跟夏无夭有三分像。

其实夏会长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外貌还是挺能唬人的,估计要是长得丑,当初叶姨也不可能看上他。

哪怕是人近中年,也仍旧算得上是一个美大叔,但就是气质多少有些市侩。

尤其是气急败坏的时候,就破坏了身上的那股子富贵之气,看起来有点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完全可以说是年轻时候的夏会长。

虽然两个人看起来十分规矩,但是林梦雅是谁呀?

她可是有一双发现奸情的眼睛!

光是从两个人不经意间的一个对视,她就能感觉出来,这两个人就算是没有什么奸情,但也应该十分熟悉。

他们两个是故意拉远距离的,还做出了一副疏离的样子,所以其中肯定有古怪。

吴妈妈不愧是后宅高手。

哪怕是刚才难过得想哭,但是这会儿见到两个人之后,脸色一下子就缓和了不少,还带着几分十分恭敬的笑容。

“琛少爷跟表小姐怎么过来了?您二位稍等一下,我这就进去通报一声,若夫人知道您二位来的话,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说着,她就敲了敲门,然后得到允许之后走了进去通报,林梦雅就站在院子里,跟两个人的距离不是很远。

她并没有多冒犯地看向那两个人,只是在与对方对视之后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跟对方打过了招呼。

吴妈妈虽然没有介绍,但是从对她的态度里,已经算是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自己人跟外人的待遇肯定是不一样的。

那位长得十分温柔的表小姐看到了她之后,眼前突然一亮,笑得眉眼弯弯地对着她说道:“这位姑娘,难道是这禅院里的小师父吗?”

林梦雅觉得这句话有些奇怪。

她今天虽然没有穿得十分华贵,但也的确是普通人家的打扮,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禅院里的人吧?

“姑娘认错了,我只是来这里上香的香客。”那表小姐听到这话笑容更加和婉了些,“既然是香客,但能被姑母邀请到这里,肯定是有过人之处。姑娘也不必跟我客气,我单名一个柔字,家中长辈包括父母都

喜欢叫我阿柔,不如姑娘也跟大家一样,唤我一声阿柔吧!”

假如是其他第一次见到这位阿柔姑娘的人,肯定会觉得她平易近人刚见面就主动对林梦雅释放了善意,而且还主动拉近了距离。

但是林梦雅是一个对任何人都有防备心的家伙。

尤其是那种一上来就跟她套近乎的,反而是让她更为警惕。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而且她跟这位阿柔姑娘并不相识,对方居然如此主动,肯定有问题!

“我......”

不等她说完话,门就推开了,随后夏无夭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霍姐姐!柔表姐,大堂哥!你们两个怎么有空来了?快点进来吧,我娘还等着你们呢!”

但是她说完这句话并没有回去,而是转过头来对里面的娘亲说了一句话,就笑着去拉林梦雅的手。

“走走走!霍姐姐,我们两个出去走走!”

她还冲着林梦雅挤了眼睛,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姑娘是有话要跟林梦雅说。

林梦雅也不好扫兴,而且那两个人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对着对方点了点头,算是适应过之后她就离开了此处。

不过她能感受得到有两道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身上,跟着自己走了很远很远,这才离开。

看来这两个人也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不过在这个时候突然到访,肯定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霍姐姐!我从来没想过,原来我在我娘亲的心中这么重要,你说要是我早知道的话,会不会就不会误会她了?我们两个就不会白白错过了这么久呀?”

夏无夭虽然开心,但是她心里不是没有遗憾的。

最近这一两年她并没有常常守在母亲的身边,所以就算是母亲发生了一些事情,她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久而久之她就觉得或许母亲并不那么需要自己。

但是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在母亲的心中自己永远是第一位的!

而且当初就算是那么多人劝母亲把她打了,但是母亲仍旧选择留下了她,这就说明母亲是爱她的!林梦雅突然又想起了刚才,自己跟吴妈妈说起的那个问题,于是她轻声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在我看来,叶姨除了对你的事情比较上心之外,其他的事

情根本就没办法让她动容。”

夏无夭挠了挠自己的额头,说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

“其实母亲也从来没这样说我,只是我误会了她。当时......当时我受了一些伤,但是母亲因为忙着别的事情就忘了。”

“我那个时候想的也是很简单,总觉得我受伤了,娘亲都不来看我,那娘亲肯定是不在乎我了。”

“但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不是娘亲不在乎我了,而是那个时候她忙着别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我受伤,所以我现在也觉得没什么了。”

林梦雅微微挑眉,继续问道:“那你当时受伤的时候有谁在身边?或者说是谁把这些事传到你母亲那边的呢?”

夏无夭想了想,才道:“没什么,就是我身边的几个侍女在,而且在我受伤之后,她们第一时间就去找母亲了,想来应该是母亲忙着,所以才没有找到吧!”

林梦雅停下了脚步,这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很简单的一个局就差点困住了这对母女。

当时这对母女的确都有自己的困境,无夭受伤了,而叶姨应该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

所以这个时候充当沟通桥梁的侍女就十分重要。

假如这些侍女都被人收买了,或者是她们本身就想要找到这个机会来挑拨这对母女。

那么只说她们当时并没有找到叶姨,这件事情就无懈可击。

因为叶姨不会去查,可能她当时下了个命令,就是不许任何人打扰自己,所以她只会把这件事情归结到自己身上。

作为夏无夭,她更不会去找母亲闹。

正是因为她是叶姨的乖乖女儿,知道叶姨当时可能面临怎样的困境,所以她就算是伤心难过,也只会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因为那是她最在乎的母亲。

正是因为他们母女感情十分深厚,所以这个局才有被设计成功的可能。

哪怕是巫妖再调皮捣蛋一点,这个局也有可能被拆穿,因为她可能会不顾一切地去找母亲闹......

不对!

不对不对!

林梦雅把整件事情复盘了之后才发现,其实这里面,无夭才是关键!

因为,无夭是叶姨的软肋!

如果她被人挑拔成功了去跟叶姨闹的话,叶姨不仅会伤心难过,而且还会腾出大量的时间来安抚自己的女儿。

那么她势必会放松对一些事情的掌控!

如果叶姨没有那么在乎自己的女儿,两个人的关系冷若冰霜,那仍旧可以有人趁虚而入,不管是拿捏住无夭还是拿捏住叶姨,对幕后之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想到这里,林梦雅不由得用赞赏的眼神看向了夏无夭。

懵懂无知的无夭,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疑惑地看向眼前的霍姐姐。

“霍姐姐,你......”

“无夭啊!你果然是这个世上最乖巧最贴心最厉害的小可爱!”

夏无夭受宠若惊。

她从小都会被人指责,说她太过倔强调皮,从来没有一个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林梦雅说完,又赶紧找补。

“不,不是!什么乖巧听话懂事,那都是束缚人的,总之你就是世上最棒的女儿!”

这一局,那就是针对这对母女的,但是因为无夭对母亲的爱太深厚了。

所以,她会不舍得去找母亲吵闹,怕是自己心里委屈,也仍旧选择当一个看起来没那么乖的乖女儿。

所以,叶姨才能掌控至今!而她也才能通过跟叶姨合作,顺利的开办女子会馆!

夏无夭懵了。

她刚才是被霍姐姐捧着脸,大夸特夸了一顿是吗?

小姑娘虽然脸皮够厚,但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霍姐姐,你,你这话实在是说得太直白了。”啊!她好喜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