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1章 金蝉妖灵

“不用看我,我不可能打得过太乙仙王。”

黯语也看了看陆沉,眼中露出了无奈之色。

她有自知之明,自己才仙王后期,打个仙王巅峰还可以,若越一个大境界就无法作战了。

太乙仙王是仙域的顶级仙人,实力是仙王的不知多少倍,与仙王有着天壤之别,

甚至有句话说,太乙仙王以下,皆为蝼蚁!

她又没有陆沉的变态战力,怎么可能打得过太乙仙王?

既然是陆沉过去,也不见得打得过太乙仙王吧?

“太乙仙王,也分强弱,强的你肯定打不过,弱的就不一定了。”

丰言开口,却不对黯语而言,而是看向陆沉,“金蝉妖灵,对强的太乙仙王没有多大的诱惑力,对弱的才有。”

丰言这么一个举动,分别是针对陆沉,而不是黯语。

意思即很明了,黯语肯定对付不了太乙仙王,但在某个范围内,陆沉却是可以。

这一趟妖辰仙域,必须陆沉陪同黯语过去,否则黯语无法争取到她的大机缘。

“金蝉妖灵,为何只对弱太乙仙王有诱惑力?”

陆沉眼睛一亮,如此询问。

如果只有弱太乙仙王,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可不止有一战之力那么简单。

“境界越低,金蝉妖灵的作用就越大,反之就越小,甚至没有。”“太乙仙王在仙域本是顶流,服用金蝉妖灵的效果不会高到哪里去,只有最弱的那些太乙仙王才有这个需求,强一点的太乙仙王需求不大了,基本不会浪费这个时

间去搞金蝉妖灵。”

“所以,去逮金蝉妖灵的那些太乙仙王,修为全是最低的。”

丰言看着陆沉,又如此说道,“而你的战力……能不能与弱的太乙仙王一战,能不能从他们手中抢到金蝉妖灵,你就看着办吧。”

事实上,他早看出来了,以陆沉的实力是可以走这么一趟的。

这个年轻的九龙传人,已经具备了与弱太乙仙王一战之力,有机会帮黯语得到那一份莫大的机缘。

“原来如此!”

陆沉恍然大悟,心中便有数了,又如此说道,“那我陪黯语走一趟,跟那些太乙仙王争一争,拼一拼!”

“那请过桥吧。”丰言呵呵一笑,趁着朝仙域桥打手势之机,靠近陆沉低声说道,“你不是还有一枚神丹嘛,就算打不过那边的太乙仙王,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枚神丹都能救你的

命。”

“明白!”

陆沉点点头,又如此询问,“不如我一个人过去,逮到金蝉妖灵再回来,这样就不用黯语跟着去冒险了。”

“没用的,金蝉妖灵是很特殊的一种宝材,一旦失去自由,很快就会死翘翘,死了就啥作用都没有了。”

丰言摇摇头,又如此说道,“所以,逮到金蝉妖灵的时侯,第一时间就要活吞,黯语必须在现场才行,否则你一个人就不用去了。”

“好吧,只能带上黯语了。”

陆沉叹了一口气,便携手黯语踏上仙域桥,很快便过桥而去,从光圈进入了另一个仙域。

踏入妖辰仙域的那一刻,便到了满地青翠的地方,到处是草原和绿树,甚至还有潺潺溪水而流。

除了美景之外,令人更惊喜的是仙气,这里的妖气虽然强盛,但仙气也超级高,比仙王塔任何一个地方都高出十倍以上。

“果然是太乙仙王的路段,连仙气都高到离谱,若是在这里修炼一个月,我能突破仙王后期!”

陆沉贪婪的吸着空气,感受着空气中的仙气份量,又露出了无奈之色。

这次来妖辰仙域,是帮黯语争取大机缘的,不是跑过来修炼的。

如果想到太乙仙王的路段修炼,不必跑来妖辰仙域,就算在自己的红鸾仙域一样可以,谁也阻止不了他进入通天路最后一个路段。

“如果你想突破的话,咱就在这里找个隐蔽的地方,我陪你修炼。”

黯语却如此说道。

“我说笑呢,我们来这里不是修炼,而是为了金蝉妖灵!”

陆沉摆摆手,又说道,“尽快找到金蝉妖灵,我们就早点离开,早点把其他事给办了,也可以早点返回红鸾仙域了。”

“那我们该从哪里找起?”

黯语扫了周边一下,满眼翠绿,对此地方又陌生,不知从何而去。

“先别乱找,你先告诉我,你对金蝉妖灵有没有了解?”

陆沉如此询问。

“当然有,金蝉妖灵是我们妖族的专属至宝,我怎么不会了解?”

黯语回应。

“那你先把对金蝉妖灵所知的一切,统统告诉我。”

陆沉道。

“金蝉妖灵,是仙域的一种特殊仙虫,长相跟金蝉差不多,仅生于妖气最旺盛的地方。”

“唯有妖族独大的仙域,才算是妖气最旺盛之地,这种地方才有机会产生金蝉妖灵。”

“像我们红鸾仙域,几大种族百花盛放,妖族不是最强的种族,妖气不太旺盛,产生金蝉妖灵的机率极低,甚至都不会有。”

“再说到妖气最盛的地方,莫过于太乙仙王的地路,妖辰仙域是妖族独大,那么妖族太乙仙王最多,金蝉妖灵就容易在此出生。”

“只要金蝉妖灵一出世,这个路段的所有妖族人都会感应到,对金蝉妖灵有需求的妖族太乙仙王都会追寻而来。”

“而金蝉妖灵出生之后,都会藏起来,防止被人逮住。”

“金蝉妖灵一般钻到地底下,若一年之内无人逮住它,它就会化茧长眠,那就不知要等多少个万年才会破茧成蝶了。”

“一旦成蝶,那就不是金蝉妖灵了,那将是另一种生物,对妖族再无作用。”

黯语把对金蝉妖灵的所知,一一告之。

“钻到地底下?”

陆沉下意识的看了脚下大地一眼,又说道,“这么说,要找到它,岂不是要梨地三丈?”

“肯定不是三丈,三十丈还差不多,甚至不止。”

黯语摇摇头,又如此说道,“金蝉妖灵不是普通的蝉灵,它钻地是很深的,非常不好找。”

“这就难怪了,丰言说金蝉妖灵出生了三个月,到现在仍然存在,原来找到它才是最难的事。”陆沉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