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炒作(4k)

冰芯的光刻胶几乎消耗殆尽,这是从去年十一月就已经有的预期。

在过去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各方面针对这个事情已经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和斡旋,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只能有限的保障冰芯成熟工艺和部分先进工艺的所需,而最先进的16nm始终无法采购。

一是日本厂商不能卖,内地就冰芯这一家具有16nm工艺的晶圆制造厂商,也明确受到BIS的限制,即便套了马甲也没法买。

二是日本厂商也不想卖,冰芯尝试了通过国外马甲采购,但全球具有16nm工艺的也就这么几家,JSR株式会社和东京应化并不想在这种关头下冒风险。

基于种种情况,预期中的冰芯最先进生产线还是停止运转了。

很难说什么心情,尽管冰芯从一开始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尽管这半年时间也反复验证局势并为员工打预防针,但它真正到来的时候,不少人还是呆呆的陪到了最后一刻。

冰芯这段时间的工作任务十分密集,连过年时候也没有放假,现在到了许多人的假期时间,心中没有丝毫高兴,反而满是沉重。

Fab1-6是冰芯最先进也是全球最先进的晶圆制造厂,它在2013年完工,在2014年成功抢滩搭载了FinFET的第一代16nm,并在次年完成升级改造,继续推出了第二代的16nm工艺。

冰芯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取得了梦幻般的成功,超越台记,超越英特尔,让世界都认识到了这样一家来自华夏内地的晶圆制造厂商。

从2003年年底立项,2004年开始建设,再至拿到世界第一的荣誉,冰芯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而当这份不容易的成功被摧毁,也就让参与者分外意难平。

所有的冰芯员工都是如此。

也因为这样,率队在中芯秘密研发10nm工艺的梁孟淞专程返回庐州,与Fab1-6备受冲击的员工们共同迎接这一刻。

生产线停滞,后续还安排了校准、研发测试、优化试验等还能做的事情,但这些只是边角料了。

梁孟淞这段时间没在庐州露面,今天站在厂区里注意到了大家渐渐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的眼神,也看到一些人已经眼含热泪。

他还是决定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呢?

梁孟淞沉默一会,看了一圈同样沉默的同事们,缓缓说道:“现在很糟。”

生产线停产不只是很糟,更是严重事件,而冰芯面临的更是外部的严厉措施。

“但不会比刚开始的时候更糟了。”

如今的冰芯已经上市,拥有诸多制程工艺,拥有先进的研发和卓越的团队,拥有许多稳定的客户,也拥有内地全行业的支持。

而在2003年,没有人相信野路子的创始团队,在2005年,冰芯连130nm的风险试产都要在中芯的帮助下完成。

那时候的冰芯都走到了现在,更何况是现在的冰芯,怎么能无法面对未来?

冰芯联席CEO言简意赅,但厂区里的众人都能明白意思。

梁孟淞说了第三句话:“更何况,现在还有我。”

他说话没有慷慨激昂,也不擅长那个,就是平铺直述。

然而,在场的人仿佛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

梁孟淞本打算结束讲话,但想了想,还是决定补上第四句:“……还有方总。”

方总也是很厉害的。

意思表达到位,但这个断断续续的方式忽然让气氛松了下来,嗯,方总作为最专业的非专业半导体人,他当然很厉害!

梁孟淞走了几步,伸手和距离自己最近的员工击掌:“好好休息一阵,后面的工作也会很辛苦。”

随着他这样的动作,击掌仿佛成了仪式,员工们逐个走到梁孟淞的面前,完成休假前的最后交接。

等到仪式结束,旁边的助理忍不住问了句:“梁博士,生产线什么时候能重启?”

梁孟淞摇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走,回申城。”

他也不知道这边什么时候能重启,但事情已经结束,自己需要回去继续手上的工作了。

……

冰芯的16nm生产线停产是一个很严峻的信号,但因为易科控制着这段时间累积的手机产品出货,这并不会第一时间被市场所察觉。

只是,这也是早晚的事,除了光刻胶的物理性质,还有诸多媒体在盯着,更有“KILL YIKE”这样的网站持之以恒的曝光着易科系正面临的坏消息。

已经是预期内的事情了,已经是跌落低谷了。

现在市面上更感兴趣的是易科还能怎么做,如果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回应,易科的股价明显还会继续下跌,连震荡中的阴跌也无法保持。

易科系仍旧很强大,但不管易购还是易信又或者抖音,它们都是笼统归纳在一个体系之中发挥作用,各自仍旧是独立的公司。

易科的股价也好,业务也罢,都是需要看自己的表现,体系的增幅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而到了美国媒体普遍宣称易科崩溃的六月,它仿佛打出了一张前沿概念的牌。

易科公司在做深度学习,聚集了一帮人做人工智能,这是外界早就知道的事情,方卓今年还在抖音上发布了办公室里机器人的表现。

但是,六月十号,《华夏证券报》忽然曝光出一则消息,易科已经在人工智能领域有了不小的进展,更是爆料它上个月在弈城围棋网注册了一个“太白”的帐号,连续与全世界的围棋高手下棋,取得了17连胜。

这17盘棋里,有华夏世界冠军古力、柯洁,也有韩国世界冠军朴廷桓、姜东润,还有日本第一人井山裕太,可谓含金量十足。

人工智能尝试在棋类运动中战胜人类,这是自诞生就一直在做的事情,像IBM在97年推出的“深蓝”,它是AI首次在正式比赛中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但围棋因为它的复杂性,向来被认为是AI难以攻破的领域。

所以,当《华夏证券报》抖落掉5月份在围棋圈掀起小小波澜的“太白”马甲,这个消息顿时击穿了小众圈子,又迅速在科技圈和商业圈蔓延。

易科这次很大方的确认了消息的真伪,承认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而事情起因是方总好奇自家的研究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恰好,谷歌上半年推出一款名为“阿尔法”的AI,又与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先后对弈并取得胜利,所以便有了使用马甲测试的事情。

“人工智能到了什么程度?”记者询问易科本次出面回应的项目负责人吴恩达。

“人工智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吴恩达略一踌躇,又说道,“但在围棋领域,应该是已经在人类之上了。”

这样的一句话在热点里又引发了爆炸性效果。

易科很强,研发是很厉害,但网络对弈并不正式,棋手的心态也不一样,仅凭测试的效果就给出这样的论断,是不是太瞧不起人类的智慧和围棋的艺术了?

不少职业棋手纷纷出声,对吴恩达的言论表示很不服气。

棋圣聂卫平还专门找到媒体,正式发声评价了来自易科公司的“太白”棋手:“我看了太白下的17盘棋,它确实挺厉害,但要说超越人类,这太夸张了,这17盘棋里有很多都是低级的失误,而且,太白也有险胜的时刻。”

“如果真要说太白能超越人类,那肯定要进行正式的比赛,不然,那就是说大话,说空话!”

聂卫平掷地有声,邀战太白。

易科公司愉快的答应了这次邀请,顺便,还解释了“太白”的由来,公司对AI项目的命名是英文“Venus”,华夏“太白”。

Venus是金星,与手机Mars的“火星”相对,也在西方神话里有维纳斯这样的人物,而金星在华夏古代有“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上公,大将军之象也”的叙述,由此得名。

易科不仅答应邀请,还扩大了范围,愿意与包括聂卫平在内的5名棋手进行线下的正式比赛,还设立了500万美元的获胜奖金。

一时间,不光舆论火爆关注,韩日两国原本犹豫的棋手也迅速报名,要求为人类的荣誉而战。

很快,时间定在了6月26日,易科太白对弈中日韩的5名顶尖棋手。

只是,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人类阵营与AI阵营还出现了一点小小的花絮,前者要求三番战,就是每个人三盘两胜,而后者只愿意1V5。

也就是,五位棋手各自一个房间,太白会同时与他们对弈,只要人类赢下其中三局,奖金就会平分给人类。

据披露,聂卫平专门为这事找人要了方卓的电话,直接打过去表示不满,认为这样的举动是一种羞辱。

都是顶尖棋手,太白“多面打”,实在太倨傲了!

当然,这不是太白倨傲,是易科太倨傲了!

“聂老师,三番战太费时间了,一个人就至少三天,易科现在有很多任务,大家都赶时间,我问了公司,他们说这样对‘太白’没什么影响。”方卓礼貌的回应道,“大家就一起上吧,不用客气,我们也不是围棋公司,就是验证验证技术。”

另外,他还修改了条件:“聂老师,这样,只要有一个人能赢一局,这就证明‘太白’没有超越人类棋手,那公司就会发放奖金,我个人再额外给这位获胜的棋手500万美元,再捐赠给国内围棋行业500万美元,怎么样?”

聂卫平看在方总有钱的份上,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但是,随着这样最后条件的确立,易科所展示出的强烈信心也让人类围棋阵营如临大敌,同时,央视、网络、抖音乃至国外媒体都会进行直播,确定最后的输赢。

时间还没到6月26日,易科股价因为这么一次出圈的动静先上涨了起来,倒是真让空头们抨击易科的举动。

RC对冲基金的拉塞尔已经成为做空易科股票的急先锋,他毫不客气的批评易科:“这就是方总在炒作概念!易科就算赢了又能怎么样?它能通过下围棋推出什么产品吗?这不会改善易科越来越糟的营收!”

拉塞尔其实说的很对,但易科股价就是在涨……虽然不算很多,可是,也止住下跌势头,有了小小的反弹。

人工智能能做什么?

在围棋对战日之前,易科的技术副总裁埃尔德也露面谈了谈这方面的方向,认为会在未来的搜索、医疗、教育等领域大展拳脚。

至于这次的对弈能证明什么……

埃尔德的回答是:“最少能证明,我们走在一条还不错的路上,其实,相较于与人类对弈,我们更感兴趣的是‘太白’与谷歌的‘阿尔法’,它们谁更强,这个真的可以试试。”

最初就是见到谷歌这方面的举动才受到启发,虽说老板确实有炒作的意思,但技术强弱也很让易科内部感兴趣。

谷歌随后给了回应,愿意在“太白”战胜人类之后相互切磋。

潜台词是,要是没战胜,那就不用聊了。

媒体舆论十分热闹,围棋阵营同仇敌忾,金融市场给予反应,如此背景之下的6月26日,全渠道直播下的易科“太白”与聂卫平、柯洁、李世石、申真谞、井山裕太五位人类棋手对弈。

1V5,多面打,人类荣誉,1500万美元的超级奖金。

聂卫平首先败下阵,井山裕太中盘告负,李世石投子认输,当申真谞与柯洁在直播时陷入长考,尽管许多观众看不懂围棋,但似乎也有波澜壮阔之感。

两位顶尖棋手迟迟没有动作,直播镜头倒是随之切换,拍到了诸多职业选手或思考或沮丧或痛苦的表情,也拍到了不知何时到场的易科掌门人方卓。

方卓注意到镜头,给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五分钟之后,申真谞呆呆的看着棋盘,投子认输。

十分钟之后,柯洁眼中有泪,宣告人类阵营的最后一盘棋也彻底失守。

饱含人类智慧的围棋项目在舆论热议中以似乎是波澜不惊的对弈过程结束,最终结果证明着易科敢拿1500万美元完全是十足的底气……

围棋阵营一片翻腾,舆论再次热情讨论AI的进展,易科股票受此热度刺激,再度上涨。

不仅如此,易科在次日还顺势推出了一款收购来的游戏,名字叫做应景的《人类一败涂地》。

《华尔街日报》饶有兴趣的报道了相关事件,刊载了方卓的微笑、应景的游戏、围棋的翻腾以及易科的股价反弹。

它对此的最终评价是:“方总难得的展现了他对概念的炒作,他显然很会,但过去并不经常使用,只是,连方总都开始炒作,易科的真实情况或许更糟糕了。”

这样的评价没有挫伤股价的反弹,AI的热度被炒了起来,而易科显然被大加称赞,它在这一赛道的投入与团队的建设也被挖了出来,证明不是临时起意。

方卓对这个事吧,主要是想让投入也听个响,总归要看看公司的研发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当然,顺便也炒一炒股价,不能让空头们提前吃满意就离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