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九十二章 小宁儿上辈子的梦

在那个晚上,她惊吓太过,又躺在冰冷的地上吹冷风,不出意外的病倒了。

而她,却失去了那晚的记忆。

她烧得身体像个火炉子,陷入了深度昏迷中,连自己怎么离开祠堂的,都记不住了。醒来后,她连被罚跪祠堂的事都忘了。

或许,是到了彻底绝望的时候,她选择性的失忆吧。

没料到,转世之后的今天,她突然在梦境中重温了那一晚的经历,也重温了那一晚坠入深渊的绝望心情。

是上苍在预示她,有仇,就该抓住时机报了吗?

惊悸之下,殷小宁的身子狠狠一抖,满头大汗的醒了过来,一双眼睛懵懂的看了看四周,不禁潸然泪下。

真好!

那就只是一个梦!

前世渣爹宠着的继女宗玉霜,已经形神俱灭,连灵魂体戴着的千叶冠,也被她爸殷东给抢了。

搞笑的,是宗玉霜母女做梦都想不到,她们母女自以为抢了宗铭川原配妻子的嫁妆千千冠灵宝,却是她上一辈子渣娘故意送给她们的。

宗铭川那些宗家人,也是做梦都想不到,整个宗家汲汲营营、伤天害理的谋算了一切,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裳。

她上辈子的亲娘也是一个狠茬子啊!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她那个渣娘,在轮回百世的最后一世,不仅借着嫁妆里的千叶冠灵宝,算计了原生家族,还将夫家一起算计进去,要不是宗玉霜追着叶昭来了,被这一世的她和

她爸碰上,千叶冠灵宝的真正秘密,到现在都不会暴露。

可渣娘有这样的手段与心机,却不肯稍微庇佑一下弱儿稚女,还怕没跟两个倒霉孩子斩断关系,被种下宗家秘制引魂香,胎穿之后,会连累渣娘也遭反噬。

论冷血无情与无耻,跟渣爹也是有得一拼啊!

殷小宁不禁呵呵一笑,目光转向殷东那边。

幸好,否极泰来!

她这辈子有幸,成了殷东的女儿,还有秋莹好妈妈,以及一双嫡亲兄姐,让她体会到了什么叫亲情!

千叶冠灵宝,还在持续的汲取宗家的气运,让渣娘留在千叶冠中的一缕残魂,不断汲取宗家气运之力。

就算现在没了宗玉霜这个媒介,但是吸运阵法已经成型,除非是毁掉千叶冠灵宝,才能中止宗家气运被汲取。

想到这里,殷小宁又不禁笑了。

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忽然,她又听到了一道宏大而苍老的提示音,从空中传来。

【48920100006号试炼者,请今日之前奔赴镇魇关,准备抵抗来自深渊的梦魇巨兽,逾期不至,以逃兵论处,直接抹杀!】

【48920100007号试炼者,请在今日之前奔赴镇魇关,准备抵抗来自深渊的梦魇巨兽,逾期不至,以逃兵论处,直接抹杀!】

……

两道提示音,一道是给她的,一道是给叶昭的。进入甬道之后,叶昭身体里也有问题,被殷东发现了,假意袭杀他,在致命的危机之下,他自己都感觉必死无疑了,脑海深处又是一道“废物”的咆哮声响起,紧

接着有什么东西断开了,他感觉整个身体为之一松。

殷东随后就将他收进涡墟世界去了。

要不是两道提示音响起,殷东父女俩都快忘了叶昭的存在了。

在殷东涡墟世界深处,叶昭躺在海滩上,惬意无比的睡觉,旁边还有一堆烤鱼留下的火堆余烬。

叶昭冷不丁的被丢出来,出现在甬道中,还一脸懵懂,没搞明白发生什么情况。

殷东就问了:“你没听到提示音吗?”

差不多是他问的时候,叶昭脑中才有迟来的提示音响起。

他又懵了两秒,才说:“现在听到了,让我在今夜子时去,去镇魇关,逾期以逃兵论处,直接抹杀。”

闻言知意,殷东眼里精光一闪,问道:“也就是说,你在涡墟世界内,并没有听到提示音,对吧?”

也就是说,他的涡墟世界能屏蔽提示音,这就意味着……躲在涡墟世界里,能屏蔽试炼规则!

至于,这个新发现有什么用,殷东暂时没想到,也没空想,因为他也听到了一道宏大而苍老的提示音。

【人族逆命者加速吧,死亡通道即将崩毁,你必须在今夜子时进入镇魇关战场,参与人族与来自深渊的梦魇巨兽大军之战!】

给他的这一道提示,就是催他参战,并没有说惩罚。

这待遇的差别,也是明明白白了。

叶昭嘴欠了一下:“啧,歧视我们试炼者啊!”

殷小宁扬起小爪子,弹了一道指风,给了叶昭一记爆栗,冷哼道:“试炼者凭什么跟我爸相提并论?”

“是我失言了。”叶昭好脾气的说着,眉眼上染了笑意,透出一种矜贵儒雅的气韵,也多了几分烟火气。

可是殷小宁没有被他的外表迷惑,听着他说话的声音,就像看到了一条不停吞吐蛇信子的毒蛇。

他的声音含笑,却给她一种轻柔又阴毒的感觉。

“行了,在我跟我爸面前,就不用演戏了,叶昭,做你自己吧,真实的自己。就算将来,你想离开,直接说就行,我也不是非要你当赘婿的。”

同时天涯沦落人,殷小宁觉得,对叶昭这个同样可怜的倒霉蛋,可以多几分同情,多几分宽容。

孰料,叶昭脸色大变,扭曲了脸上那一个灿烂的笑容,用看负心渣女的眼神,无言的控诉着她。

哪怕他一个字没说,也给殷小宁看得心头极为压迫,表情都差点崩了。

“你这啥眼神啊?”

看殷小宁莫名有些心虚,质问他的时候,都不那么理直气壮的样子,叶昭暗笑,表面上却更显幽怨了。

“我就想给你当赘婿,宁儿,你不能不要……”

“咳咳!”殷东听不下去了,干咳两声,打断了叶昭的话头,还暗戳戳的给了他一道龙魂刺。

他还在呢,就敢哄骗小宁儿了,给他家傻闺女洗脑,PUA她,胆儿真肥啊!,

叶昭“啊”的惨叫一声,抱着头不敢再说啥。

殷小宁看过来,懵懵的问:“不要什么?”殷东没见气的喝道:“都别鬼扯了,赶紧做好准备,赶往镇魇关。你们俩先走,我收拾一下,随后就来。”